当前位置 > 主页 > 教师之窗 > 教师资格 >
教师资格

    十一岁的美国男孩学打工 为什么未成年孩子要打

    时间:2019-10-21 03:56作者:admin666 点击:59次

      我家住在宾夕法尼亚州的时候,有一年刚放暑假不久,听到有人来敲门,我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一黑一白两个半大的男孩,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摞纸,满脸笑容地和我打过招呼后,他们递过来一张纸,两双灵动的大眼睛热切地盯着我,那纸上面用电脑打印出来了几行大字:

      为您割草

      帮您遛狗

      替您洗车

      给您清洁停车道

      ……

      每个服务项目后面列着收费价格和联系电话。

      原来这两个男孩住在我们后面的小区里,想利用暑假期间打工挣点零花钱,他们在家里打印好了传单然后挨门挨户地到附近的居民家发传单揽活。看着两张稚气尚存的脸,我好奇地问他们多大年纪了,他们回答今年十一岁了。宾州法定的打工年龄是十四岁,所以他们打算先在社区里为居民干活,等过几年再到正式的工作场所打工。

      我很遗憾地告诉他们:割草这个活我家有人做了,其它的……我家儿子也都包下来了。

      他们说没关系,就跑向旁边邻居家去敲门去了。

      下午,外面响起了割草机的声音,我从窗户向外看去,原来是那两个男孩正在为我们左边的邻居家割草,显然是邻居给了他们工作机会。那个白孩子胳膊深得老长使劲蹬腿推着割草机向前走,黑孩子在后面低头弯腰划拉着割下来的草渣,把它们装进大垃圾袋里。太阳火辣辣地照在他们身上,没多大会功夫两个孩子后背就湿透了。那台割草机看起来已经很旧了,既没有自动驱动装置,也没有自动收草的装置,大概是哪家已经被淘汰了的割草机被他们拿来打工挣钱。

      我想起来咱们中国人的一句老话:工欲善其事 必先利其器,这么个老旧的割草机,推起来很重,还要收草,两个孩子这么干活真是费牛劲了。

      过了一会儿,割草机的声音停了。几分钟之后,我家又响起了敲门声。

      我打开门,看到那个黑孩子站在门外,满头大汗,脸上身上粘着零碎的草沫沫,跟我说:“我们的割草机没有油了,你能不能借点油给我们用用,或者借你们家的割草机用用?”

      家里割草的事情一直都是小州在管,所以我喊来小州,让他决定怎么办才好。

      小州的割草机他爹都不能动的,别说是两个小毛孩了,所以他到车库里拎了一个装油的桶出来对黑孩子说:“我帮你给割草机灌点油吧。”然后跟着那个男孩去帮他们加油去了。

      我远远看到男孩手里握着钱,递给小州,似乎是要给小州油钱的意思,小州摇摇头没要,拎着空油桶回来了。

      邻居院子挺大的,两个孩子一直干到天黑,才把整个草地割完。正常的话,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干完,他们没有经验,中间又没油了,那个割草机又太难推,所以两人干了四个多小时。我吃完饭出去散步,看到邻居的车道上停着辆皮卡,有个男人在帮两个孩子把剩下的草装进袋里,把装草的几个大垃圾袋扛到了车上,看着像是那个白孩子的父亲,大概是天太晚了来帮孩子收收尾。

      那个大人把卡车开走了,两个孩子一步一晃东倒西歪拖着脚步往回走,看样子一下午的劳作真是把他们俩累得够呛。

      才十一岁的孩子啊!我心中闪过丝丝不忍。

      可他们的父母为什么忍心呢?大概是他们觉得男孩子就该经受这样的锻炼吧?

      美国人常讲男孩要“tough”, 就是要彪悍勇敢能吃苦耐劳的意思,男孩有机会经历一些困苦和磨砺,会在这个过程中渐渐长大成为有担当的男人。

      本文转载自《真妮咖啡屋》的博客,点击阅读原文。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合作单位,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朱紫瑛

  • 纽约租房新法通过 律师建议华人房东出租房需谨
  • 培训机构假借“安徽省青少年活动中心”名义招
  • 英国新《家暴法案》 旅英华人如遇家暴如何维权
  • 这所高校缘何能蝉联“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
  • 黄金城
  • 东森娱乐平台
  • 南国彩票七星彩论坛
  • 利发国际
  • 来彩彩票网
  • 澳客网打不开